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我为人间斩太岁_ 043 居然成了小鲜肉?(中)-

时间:2021-05-25 14:49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讲故事的葫芦小说我为人间斩太岁 043 居然成了小鲜肉?(中)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段舍离早已没有初世时那等小贵族心态,对涉及大安天子的秘闻,可没什么为尊者讳的胆怯。

    他既然想到,立刻便向虞有德直接询问。

    这倒不是他对大人物艳闻八卦有多感兴趣,而是由此可以确定那位虞候夫人的实际权势地位。

    和大安天子究竟有没有暧昧,其在贵族间的影响力显然会受此影响,差距极大。

    本以为虞有德被问及这等涉及虞候夫人的秘事艳闻,多半会含糊其辞。说不定还要用上点逼迫手段,才能听到实话。

    却不想虞有德竟坦然直承,说夫人确与天子有染,而且极受天子眷念。几乎每隔十天半月,就有宫中专使前来,接夫人进云京密会天子云云。

    他言辞之间,对这等事不以为耻,反以为荣。甚至提到虞国之内,真正掌握大权,说话算数的乃是夫人,国君虞候不过安生度日,听命画诺而已。

    周边其他诸侯国君,也都对夫人拼命讨好。而他虞有德,正是夫人身边得用之人,可不同于虞候身边那些闲人。……

    段舍离闻听有些无语,看来那位大安天子也是双标的很。前面才因为宴王动了进献给他的妃子,非但将锦妃挫骨焚灰,还要把孩子秘制成干尸,一起送给宴王做回礼。

    若非恰巧赶上暗世开启,宴王见到那两件回礼不肯知机自尽的话,大安禁军九成九会被派去镇压宴国。

    但轮到天子自己,肆无忌惮勾搭诸侯国君正妻不说,还对虞候夫人借此招摇,独揽虞国大权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基本上这就是大多数帝王的逻辑:你的都是我的,我的还是我的;你动我的,就打死你;我动你的,你只能忍着,还不许你叫屈!

    可怜那位虞候身为封国主君,也要百忍成龟,听起来人生着实有些凄凉。

    同时段舍离也发现,距离虞候夫人车架所在地越近,死太监虞有德神情就越显张狂,再不见先前小心谄媚的模样。

    不过对这等小人来说,主子就是他们一切底气的来源。有如此表现也很正常,段舍离根本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待转过最后一处拐角,已到虞国和岑国交界所在。

    前方不远处车架云集,人头攒动,竟然聚集了有至少上万人。其中身穿贵族及兵士装束的,大概能有一、两千人。余下者多为粗布常服,应是虞国各处士族带来的人手。

    虞有德身为夫人身边近侍,通报传见自然无需等待太久。很快就有虞国军中校尉出来,引虞有德进入临时营地,让段舍离在营门处稍候。

    再过片刻,又有校尉出营,带段舍离前去拜见虞候夫人。

    走进众多车架围成的临时营地,却见营地中间并未搭建居所。仍旧以十余辆较为华贵宽大的车架,圈出议事处置公务所在。如此将就,显然是为了能随时拔营起行。

    里面雕刻纹饰最精美华丽,特意漆成火红色的那辆,应当便是虞候夫人座驾。

    大概是为方便见人理事的缘故,虞候夫人并未待在车厢内。而是在车辕后,车厢前的小平台上,摆了张不大的美人榻,斜斜侧卧其上。

    车架周围侍立着十余名侍女和宦者,稍远处则环卫百余名虞国兵士。那虞有德正跪在下方,向虞候夫人回禀着什么。

    段舍离走近前抬眼细看,心里居然情不自禁地“咯噔”一下。

    脑海中直接跳出宋玉《登徒子好色赋》原句:增之一分则太长,减之一分则太短;著粉则太白,施朱则太赤;眉如翠羽,肌如白雪;腰如束素,齿如含贝;嫣然一笑,惑阳城,迷下蔡。

    依着段舍离就爱吟诵后世名句,抒发心情的习惯。他差点直接把这段当场给背出来,好不容易才强忍住。

    眼前的虞候夫人,果然不愧是能让大安天子,宁可不要脸也要跟她传绯闻的主儿。

    她大概有二十四、五岁年纪,花信年华正是女子最为娇艳的好时节。

    只见她慵懒随意侧卧在美人榻上,只是神色淡然听虞有德禀告,并未有任何搔首弄姿之举。但自然流露出的柔媚风情,便能令人忘却临时营地简陋,如同身处陌上花海美景无比之地。

    段舍离毕竟三世重生,久历世事。乍见惊艳之后,已迅速收束心神。却正听到虞有德说他明知夫人召集士族相助,却孤身而来未做任何准备,显然没把夫人放在眼里等等。

    虞候夫人听到此处,美目中波光流转,向段舍离这边看来。檀口轻启娇声问道:“你就是云合乡士族穆永年?年纪不大对吧?”

    段舍离不疾不徐,先朝她行了士族拜见上阶贵族的半身之礼,同时口中坦然道:“宴国驻云京使团副使段舍离,见过虞候夫人。”

    虞候夫人闻听微愣。虞国乃小国,士族数量有限,所以她大致有个基本印象。眼前年轻士族和印象里的老牌士族穆永年似乎对不上号,却也没想到竟然是宴国驻云京使团的副使。

    段舍离讲明自己身份,脚下轻挪几步,已从虞国兵士护卫阵型中穿过,闪身到虞有德左近。

    他二话不说,一巴掌又抽上虞有德头脸,再次将他打得吐血栽倒在地。体内魔力把声音逼成一线,只传进虞有德耳中道:“你信不信我现在,当场活剐了你?”

    而后负手立在原地,等后知后觉的虞国兵士赶上,重新将他围住。其间他还笑着向虞候夫人躬身示意,表明自己没有接近车架的意图。

    虞候夫人倒显得十分从容镇定,见状向段舍离淡淡问道:“宴国段副使,你当面动手殴打本夫人身边近侍,是否该给个交代?”

    段舍离从容笑道:“我今日路过云合乡道旁食肆,偶遇妖邪正在害人。当地士族和您府中护卫已死,我一时好心,出手救下您府中这位近侍。

    谁知他竟强指我为当地士族穆永年,以夫人名义要我前来效力。大概是怕召集不到人,无法向夫人交代吧?

    谁知我送他回来见夫人,他却还要在夫人面前搬弄口舌。似这等反复小人,以夫人您御下之宽仁,难免一时不查。我刚刚对他小惩大诫,也是替夫人您着想。”

    虞候夫人黛眉轻扬,看向虞有德问道:“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虞有德此时趴在地上,心里已经吓死了。他万万也没想到,这凶人竟敢当着夫人的面直接动手!

    虞候夫人是他最大的依仗,可若这凶人根本不怕夫人权势,那杀他还真跟碾死只蝼蚁差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明明此时夫人就在眼前,他却丝毫不觉的,夫人能及时从凶人手底下保住他。

    虞有德当即施展出最拿手的变脸绝活儿,两手轮番“啪啪”抽着自己嘴巴,声泪俱下道:“都是有德一时糊涂做错了事,夫人饶命呀!……”

    虞候夫人见状嫣然一笑,美目在段舍离身上来回打量了几眼道:

    “段副使年纪轻轻,胆子挺大,手段也不差。可你这番说辞,本夫人若是无论如何都不信,你该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段舍离一乐,直言道:“那简单,从夫人营中杀出去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虞候夫人嫀首轻点:“也对!那本夫人若是信了你这番说辞,你又待如何?”

    段舍离笑道:“同样简单,夫人指个方向,无论哪里,我为夫人杀过去就是了!”

    虞候夫人闻听,美目中闪过异彩,娇笑连连称赞道:“说得好!公子如玉,气概无双!”

    她随后起身,莲步轻移,娇躯回到车厢内安坐。向外笑语吩咐道:“请段副使上车,为本夫人随身护卫。其他人无事,不得接近十米之内。”

    段舍离闻听一惊,什么情况,这就算登堂入室了?

    她还真不避讳?

    ……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